九秀

类型:地区:发布:2020-10-20

九秀 剧情介绍

九秀杜善起来了后告诉武藤他要用夏正平夫妇引出敌人,在没有找到垫板前夏正平夫妇哪都不能去。

苏东见吴天青不愿意帮助黄董打赢官司,心中焦急一时失足跌在沙发上,沙发上放着一份黄董与乐乐的亲子鉴定书,苏东拿在手中一看方知黄董与乐乐并非亲生父子关系。吴天青见苏东已经得到了一份非常重要的资料,只得带着儿子乐乐搬家离去,苏东得到资料如获至宝,开庭的时候故意要求黄董跟乐乐做亲子鉴定,让苏东百思不解的是,黄董一听要做亲子鉴定神色焦急反对苏东的建议,苏东见黄董不肯做亲子鉴定,当场出示了黄董与乐乐的亲子鉴定资料,黄董没有料到苏东私下做了亲子鉴定,一时之间站在当场说不出话来,坐在不远处的原告陈碧玉则是一副得意洋洋的神色看着黄董。

九秀

庭审结束,苏东带着全敏敏跟黄董见面,由于之前黄董不肯跟乐乐做亲子鉴定,苏东开始对黄董产生了怀疑,按道理来说黄董想打赢官司一定会听从苏东的安排,但是黄董从打第一轮官司的时候屡次不听苏东安排,苏东有理由相信黄董跟陈碧玉不是真的离婚,二人其实是在演戏打假官司。虽然苏东分析得头头是道,黄董却失口否认了苏东的猜测,苏东对黄董产生质疑的时候,朱言也在跟陈碧玉谈话,回想之前打官司的一些过程,朱言也跟苏东一样产生了怀疑,认定陈碧玉跟黄董是在合谋打一场假官司。陈碧玉与黄董一样,一口否认了朱言的猜测,虽然陈碧玉没有承认事实,但朱言已经完全不再相信陈碧玉。

九秀

陈碧玉回到家中与黄董发生争吵,黄董见陈碧玉依然痛恨他包养吴天青,只得提起亲子鉴定的事情,乐乐跟黄董并非亲生父子关系,有了这个提前黄董的罪过至少减轻了一半,陈碧玉不想听黄董解释,面色严肃向黄董索要生子协议书,黄董包养吴天青一定会跟吴天青签下生子协议书,以免到时吴天青忽然反咬一口向黄董索要赔偿。黄董见陈碧玉想要生子协议书,吃了一惊坚持自己没有跟吴天青签下协议书。陈碧玉要求贝老让苏东打输官司

九秀

朱言与苏东打官司,官司结束朱言跟陈碧玉通电话,陈碧玉在电话中跟朱言吵了起来,朱言毫不客气跟陈碧玉争论,陈碧玉身为知名公司老总平日从来没有人敢反对她,一听朱言敢在电话中出言顶撞,陈碧玉气得提出辞退朱言的代理律师职务。

朱言对陈碧玉的恐吓不以为然,离开法院回到办公室工作,陈碧玉连夜来到朱言的办公室,提出跟朱言解除合同,由于朱言不肯解除合同,陈碧玉只得先行离去另想办法。从容请假来到乡下找错儿,错儿在工厂接触过机器,很快就把家里坏掉的机器修好了,错儿又帮村主任修好了脱粒机。

从容找到了错儿家里,从容给信封带了酒肉,信封现在又开心了。从容把事情都告诉了信封,都知道冤枉了错儿,从容把上次的锦旗带给了错儿,并给大妈们讲错儿是怎样的有责任感,怎样帮助乡亲们做好工作。错儿带着从容在家乡四处转转,回忆起了自己当时和小雪、春芳在一起的美好时光。

错儿父母觉得从容这人不错,想把他招为上门女婿。错儿想着的心思都在事业上,暂时是不会考虑结婚的事,这个时候提肯定不同意。第二天,错儿送从容走了,为了方便和从容联系,错儿自己买了个手机。信大在错儿面前保证会好好干活,错儿不能收他当徒弟,她让信大拜信封为师,她已快把铺子交给信封,信果一家人很高兴。信大来到农机修理铺干活,他体会到当学徒的不易,信封摆起师傅的架子,信大只能执行。错儿看到村民卖油菜籽,她向买家打听情况,错儿又发现了新商机,她给马路打电话交待重要的事情。

详情

猜你喜欢

Copyright © 2020